疫情冲击 宏观经济政策是否应宽松?贾康李迅雷这样说

是否应该采取一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应对疫情的冲击?贾康认为,要延续已经确定的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货币政策。李迅雷则表示,假设在悲观预期下宏观经济政策的目标,疫情将对GDP增速带来的拖累达到1个百分点,就需要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

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近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关注。这只“黑天鹅”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经济学家贾康和李迅雷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都表示,预计一季度GDP增速会破“6”。而从全年影响看,疫情对2020年中国经济最终的影响,取决于疫情的演变,现在还无法做一个具体的评估。李迅雷则认为,粗略估算,疫情对2020年GDP增速负影响或超过0.5个百分点。

是否应该采取一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应对疫情的冲击?贾康认为,要延续已经确定的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货币政策。“应对肺炎疫情,财政确实要扩张一点,但没有发展到为了应对疫情冲击而要大幅提高财政赤字率的程度。”

李迅雷则表示,假设在悲观预期下,疫情将对GDP增速带来的拖累达到1个百分点,就需要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财政赤字率要从2.8%上调至3%。

“对2020年GDP增速负影响或超过0.5个百分点”

正值春节黄金周假期,消费零售、交通等多个行业受疫情影响明显。其中,贺岁片集体撤档。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在2020年农历新年第一天,中国电影票房收入仅为181万元,而2019年同期这一数据超14亿元。此外,农历新年第一天春运总体运输量同比下跌28.8%,铁路、道路、民航的运输量分别同比下跌41.5%、25%和41.6%。

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疫情爆发的春节假期正值消费的高峰期,疫情对消费冲击是非常明显的。同时,近期不少地方还发布了开工延迟的通知。

“综合疫情发展情况,以及疫情对消费和投资的影响,估计一季度的宏观经济表现不会乐观,GDP增速有可能破‘6’,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贾康说。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持有类似的观点。“受疫情影响,社会零售方面的消费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跌,而且即使在疫情结束之后,电影、旅游这些消费可能也不会出现大规模补偿性的增长。”李迅雷说,疫情对旅游、餐饮旅店等服务消费带来的负面影响将更为直接和明显,预计一季度GDP增速会破“6”。

疫情对2020年全年的中国经济将带来多大的影响?据路透引用的标准普尔全球评级的一份报告:“如果消费类服务支出下降10%,2020年整体中国经济GDP 增长将下降约1.2个百分点。”

对此,李迅雷持有不同的看法。“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悲观估计则为一年时间,乐观估计只要半年左右,影响较大的时间是在第一季度,半年后基本可以恢复正常,因此,该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和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上升地位。”

李迅雷进而表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在第三产业,对第三产业全年影响幅度估计在一个百分点左右。粗略估算,对GDP增速负影响或超过0.5个百分点。

而在贾康看来,疫情对2020年中国经济最终的影响,取决于疫情的演变,现在还无法做一个具体的评估。“按照过往的经验,在灾害结束后,前期被压抑的经济活动被释放出来,投资和消费一般会出现反弹。比如,在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2003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出现了迅速的高涨。”贾康说,我们应该利用疫情防控明朗化以后的反弹趋势,把推动去年年底中国经济好转的潜力调动起来,以更好对冲前期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特别是,如果二季度能够把肺炎疫情控制住,要力求衔接好二季度和三四季度的经济运行,力求今年下半年经济有更好的表现。”

李迅雷也持有类似的看法。“第一季度的GDP占比是四个季度中最少的,所以,影响程度也相对有限。希望今年GDP在第一季度创出低点后,后三季度能稳步回升。”

“财政政策要更积极”

为应对疫情的负面影响,是否应该采取一定的宏观经济政策?

在贾康看来,宏观经济政策仍然要保持一贯性,延续已经确定的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货币政策。

那么,面对肺炎疫情的冲击,财政赤字率是否应该更加扩大一点?“为应对肺炎疫情,财政确实要扩张一点,要更积极一点。但从整个财政的盘子规模看,抵抗肺炎疫情的资金大概是千亿数量级规模,而整个财政支付的盘子在20万亿以上。因此,为应对肺炎疫情的影响,还没有发展到为应对疫情冲击要大幅提高财政赤字率的程度。”贾康同时补充,财政赤字率突破3%也不是不行,“3”只是一个经验数据,没有必要把它当做金科玉律来死守。

而在李迅雷看来,假设在悲观预期下,疫情将对GDP增速带来的拖累达到1个百分点,那么,大约需要增加5000亿左右的投资和消费来对冲,才能起到稳增长的效果。“因此,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要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建议财政赤字率从2019年的2.8%,上调至3%,即增加约2000亿人民币的财政支出。”李迅雷说。

在货币政策方面,李迅雷认为,应该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一季度即需考虑降息,全年的加码的降准降息目标,应该是促进全社会新增约X亿左右(X: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情况而调整)的投资或消费。

除了短期的宏观经济政策,贾康认为,疫情结束后,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仍存。长期看,中国经济还是要依靠改革来推动,而改革的作用力的一大重点应该落在投资机制创新上。“很多人强调扩大内需要以消费为重点,但我认为必须强调的是,只有由投资和经济活力支撑起来的消费才是有可持续性的。因此,必须夯实经济基本面,扩大有效投融资,这样老百姓才会有较好预期和减少预防性储蓄,才会更积极地把当期收入、甚至调动储蓄用来消费。”贾康说,跟着有投融资走的消费行为才可持续。“此次肺炎疫情结束之后,这些之前的优化结构、扩大内需的投融资举措仍然是有效的,应该继续推行。”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黄鑫宇 校对 张彦君

宏观经济政策的目标